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80后离开华为创业获小米投资即将搞出一个IPO

  【省财政厅】省级金融企业多举措支持疫情防· 为您服务丨我市推出舟岱大桥定制邮品!投资家网获悉,素士科技申请深交所创业板上市,目前已进入问询阶段,招商证券为其保荐人和主承销商。这意味着,素士科技距离成为

  在素士科技身上,还有一个醒目的标签,即小米生态链企业。此前,小米生态链上已有石头科技、九号公司等多家企业相继登陆资本市场,雷军的多年布局,终于迎来丰收季。

  素士科技成立于2015年,由曾在华为担任高级产品经理的孟凡迪创立,早期靠电动牙刷起家。

  经过7年发展,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个护小家电产品的研发、设计、生产和销售,主要有口腔护理、须发护理、美发护理三大产品类别,产品涵盖电动牙刷、冲牙器、电吹风以及电动剃须刀等类目。

  在产品上,素士科技分为自有品牌和小米定制米家品牌,其中自有品牌以“素士”为主,还包括“AIRFLY”及“品敬”;在商业模式上,素士科技以产品研发、设计和销售为主,奉行代工生产的轻资产经营模式;在营销渠道上,则主要采用电商、社交和直播等线上销售。

  说起来,电动牙刷并不是什么稀罕物,其进入中国市场已有十几年时间,但国人对电动牙刷的接纳度并不高,直到2015年其市场普及率仅有5%。

  近年来,受益于居民消费水平提升、个人健康护理意识增强以及消费者结构年轻化的变革,面向Z世代的“懒人经济”大行其道,针对个人健康护理的电动牙刷也迎来销量大爆发。

  电动牙刷成为这两年大火的新赛道,押中风口的素士科技自然赚得盆满钵满。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.34亿元、10.25亿元、13.71亿元和9.06亿元,2018年至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60.17%,营业收入实现大幅增长。

  与此同时,素士科技的净利润和毛利率也呈现上涨趋势。报告期内,素士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4654.46万元、3637.59万元、6981.81万元和9215.67万元,毛利率分别为23.64%、25.24%、30.04%和37.28%。

  从营收构成来看,素士科技过半营收来自口腔护理产品,其中电动牙刷是核心产品。报告期内,来自口腔护理类产品的收入分别为3.3亿元、6.07亿元、8.13亿元和5.26亿元,占同期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61.71%、59.2%、59.31%、58.12%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近年来电动牙刷市场“内卷”严重,国内外众多品牌都在绞尽脑汁抢占市场,产品从上市初期的千余元,降到如今的几十元。在此背景下,素士科技还能靠一支电动牙刷年入13亿元,综合实力不容小觑。

  如今,靠一支电动牙刷闯关IPO的素士科技,引发外界高度关注。而素士科技的崛起,总结起来就是一句线后华为产品经理离职创业的故事。

  1981年8月出生,本科学历,工业设计专业。2007年8月至2013年5月,孟凡迪担任华为终端有限公司高级产品经理,期间参与了华为荣耀X1产品的设计。

  KDDI等全球知名企业设计产品,他曾获得德国Braun Prize全球最佳top 20青年设计师、德国IF设计大奖、日本Good Design Award设计大奖等。在华为担任高级产品经理的孟凡迪为何会走上创业道路呢?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外面太热闹了”。彼时,国内迎来智能硬件创业潮,眼看着身边人一个接一个离职创业拿融资,孟凡迪也动心了。

  相比在华为按部就班的晋升之路,孟凡迪更想过不一样的刺激人生。2013年5月,32岁的孟凡迪选择从华为辞职创业,他与好友成立了一家智能穿戴公司有品(PICOOC)。孟凡迪曾对外表示:“毕竟我是个设计师,还是个做手机的。用当时还算时髦的话说,我要是去做智能硬件那是降维打击,我想我已经准备好去改变某个行业了。”

  创业初期,一切还算顺利,孟凡迪的公司先后获得腾讯和京东的两轮融资,但由于市场竞争过于激烈,对手更是层出不穷,孟凡迪的初次创业草草收场。事后复盘,孟凡迪认为初次创业失败的主要原因,是自己对多市场了解不够透彻。随后,他将目光瞄准电动牙刷市场。彼时,电动牙刷在国内刚刚起步,市场竞争小一些。

  年,为了更好的推广自家电动牙刷,素士科技选择在小米众筹平台首发,仅用2天时间,公司的1万支电动牙刷就被抢购一空。素士科技的出色表现,引起了小米集团的注意。自此开始,双方便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对于素士科技,小米集团可谓“出钱又出力”,成为素士科技迅速成长壮大的重要推手。

  年7月,素士科技获得来自小米集团和顺为资本的数千万元融资,从此可谓平步青云,融资之路越走越顺。上市前,素士科技共完成6轮融资,除获得小米系一路扶持外,投资方还包括远翼投资、弘晖资本、昆仲资本、景林投资、兰馨亚洲、凯辉基金、米仓资本等知名投行。

  IPO前夕,素士科技创始人孟凡迪合计持股25.49%,是公司的控股股东、实控人;小米系合计持股19.47%,是最大的外部股东,而小米系实控人为雷军。倘若素士科技本次顺利IPO,则小米生态链企业又多了一家上市公司。三

  一方面小米集团助力素士科技迅速成长壮大,另一方面小米集团也在无形中给素士科技增添了不少压力。素士科技对小米集团格外依赖。

  2020年,素士科技的年度营收达到13.71亿元,其种来自小米模式下的营业收入为8.2亿元,约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0%,这个比重不可谓不高。素士科技与小米合作采用的是利润分成模式。简单来说,素士科技没有完整的销售渠道,主要依赖小米渠道实现对外最终销售,销售利润根据双方的约定按比例分成。可以说,素士科技最终获得的利润,取决于在小米渠道中产品的销售情况。

  和许多小米生态链企业一样,素士科技对小米生态链的地位可谓是“又爱又恨”。爱的是小米集团为其带来了大额订单,恨的是公司的毛利率被无情挤压。

  比起自有品牌,素士科技给小米供货的毛利率要低得多,几乎相差一倍。以素士科技核心产品电动牙刷为例,报告期内,公司自有品牌素士电动牙刷的毛利率分别为24.89%、33.17%、43.41%、51.19%,而给小米供货的毛利率却只有22.94%、17.04%、13.67%、17.56%。虽然品牌不同,但素士电动牙刷与米家供货的生产成本差距不大,只是由于分成模式下的小米定制产品销售单价较低,而素士科技又源源不断地大量供货小米,进而拉低了公司的整体毛利率。

  报告期内,素士科技的整体毛利率分别为23.64%、25.24%、30.04%和37.28%,乍看之下似乎还不错,呈现逐步上升趋势,而产品布局与其高度雷同的飞科电器同期毛利率分别为39.09%、38.61%、41.24%和46.24%,各期数据均远高于素士科技。在销售端深受小米影响的同时,素士科技的生产端也受到波及。

  尽管素士科技主要采用代工方式生产,但小米对其代工厂的筛选也有要求。2020

  31.02%、19.8%、15.94%、7.75%和7.22%,合计占比则高达81.74%。而根据素士科技披露的相关采购合同,其正在履行的采购合同中,金进科技、江西乐丰、深圳瑞圣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、利民(番禺南沙)电器发展有限公司等公司均涉及米家产品的供应,上述供应商均经过了小米的审核。

  素士科技也在招股书中坦言,目前公司自有品牌产品代工厂商与米家品牌产品代工厂商存在重合。因此,

  目前公司代工厂商的选择与更换会受到小米影响,若小米对公司更换厂商提出异议,将影响公司代工厂商的选择与更换,或对公司的生产、成本造成不利影响。由此可见,素士科技就像一个没“断奶”的孩子,需要依赖小米集团的“营养”供应才能活下去。倘若某一天失去了小米集团的扶持,素士科技的独立抗风险能力似乎经不起推敲。

  素士科技倚重线上营销,多次出现在微娅、李佳琦等头部主播的直播间,还与众多流量明星展开合作。

  1993.41万元、5003.8万元、4593.08万元和3225.26万元,不及同期销售投入的四分之一。值得注意的是,近年来随着电动牙刷赛道日益火爆,市场竞争也愈演愈烈,国内外众多品牌都在争抢地盘,这时候技术创新及个性化服务显得尤为重要。像素士科技这样“重营销、轻研发”的商业模式,即便此番能够顺利上市,仍然面临着不小的挑战。